圆⌒■D滚滚-猫

王俊凯给王源写了一封信,说了一句用尽一生的话:我们还有一个十年,两个十年,三个十年去说未说完的话。我走在玉兰树下,想起了这句话,想把它送给我们。
似乎我和每一个人的第一次见面都不甚愉快,记得那个时候你和我说:学姐,我想和你一起做实验。只是觉得你单纯。人永远也想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
后来我们都很忙,记忆中略有几次乏善可陈的教学。暑假的时候未能所愿的回到学校,却不曾想你竟愿意一起。并不是刻意吧,当时有些诧异于你的热情。短短一月,同进同出,习惯独自一人的我却有时愿意接受你的相邀,大概是某一次回校,你问我要不要来接我。那个时候便已经放在心上。我们算是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,你单纯而热情,而我终于愿意放慢脚步去等一个人。
我们一起唱歌,一起吃饭,一起看电影,一起玩耍,一遍一遍在操场走过。你大概是个太阳,温暖而美好。
我后来才明白是不是我说的话你觉得都是对的,你那么相信我。

爱好相同,品味相似,在你面前可以做一个自由自在的自己。

白鹤林的孤独里写,从童年起,我便独自一人,照顾着历代的星辰。

但遇见你以后,念念落地生根,未来欢愉在等。

如果我们能早点遇见就好了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