圆⌒■D滚滚-猫

很传统的雕花大床,四周还围着刺绣幔布。
“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安静不下来的人,那两年让我改变了很多,不敢入睡,大概就是寂寞,喜欢看很多小说,沉浸在别人的故事里。我大概是没有家,自从那以后心里从来就是漂泊的。本来想找个人依靠,后来觉得还是不祸害别人了,冬天再冷的被窝,还是有个热水袋不是吗?“秦愿枕在岳顾的腹部,嗡嗡地说着。
岳顾摸着秦愿的头发,硬硬地又很粗,着实不像女孩子一般的温润顺滑。
“那一年你和睡了那么多次,心想你也不过是觉着新鲜吧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1)